app推荐丝瓜视频第7下载

神州浩土北极,黑暗无边,白昼退散,永夜称王。

这是一处被烈日都遗弃的地方。

北极之地环境险恶至极,原本是神州浩土之上千万年无人可踏入的绝域,但就是这一处世界的北方尽头,是如今却驻扎着超过十万之数的北方军。

这不仅仅代表着大夏军事实力的强大,同样也证明着这尊神州浩土当之无愧霸主,在基础设施上的突飞猛进。

一个崭新时代定然不拘泥于某一方面,俗话说以点及面,所有人都可以清晰地感觉到,如今大夏庞大国度内的方方面面,皆在以极为稳步却惊人的速度提升。

北极之地,道道红芒交织之下,高大城墙蜿蜒如龙的冬雪要塞,远远望去就好似一位顶天立地,镇压着整个的极北界城的初生巨人,向外散发着浓郁至极的铁血之气。

城墙之上一位位身经百战的北方军军士,在手中的大戟沾染了极北雪原叛乱雪民的鲜血之后,气势便更为凌厉,向前的每一步踏出,所向前倾泻的杀机,皆好似蕴含咆哮肆虐的血色雷霆。

浓郁血色狼烟冲天而起之下,三头身形庞大的远古黑龙展翅划过冬雪要塞上空,并且于城墙之上留下三大片巨型游动的阴影。

随后处于阴影之内的北方军士卒抬头,注视着上方带着浩瀚蛮荒气势快速飞巡而过的三位黑龙卫,目光之中带着敬畏,同样带着渴望。

经过赵御和大夏兵部,内阁等官吏经过一月的商议,一条崭新的军中晋升路线被确定,并且通告全大夏,在这新体系之下,军士不单单可凭借军功加爵封侯,更能够向上升入更高一级的军种。

换而言之,只要你有天赋,有能力,那么一路晋升之下,你甚至可以直接鲤鱼跃龙门,被编入大帝亲卫,成为天辉军和夜魇司中令人梦寐以求禁忌者中的一员。

“我老爷子常常和我说,玉不琢不成器,艰苦的条件是修为最好的磨刀石,这句话诚不欺我。”

粉色房间里的粉色女孩

冬雪要塞城墙最高处的点将台之上,红芒笼罩之间,一道年轻浑厚的声音响起,随后身穿一件天辉军大袍,体型匀称,面容年轻的钟黎战,将视线自前方的北极界城下移到下方城墙的巡逻军士身上,继续开口道:

“我记得下方这支北方军融合远古士兵道魂还不足数月吧,如今竟然强悍如斯,甚至组建了全大夏第一支法修军,而我钟黎氏所在的蛮荒军,比北方军融合的时间更早,但是在战力之上却拉下了很远。”

语毕之后,钟黎战转过头,望着面前盘坐,神色平静的天门侯江清,带着些许叹息的声音继续响起:

“江侯爷,此时若是让北方军和南蛮军两军正面对垒,蛮荒军或许撑不了三天,因为光光法修军这三个字,就足以让人头皮发麻。”

“钟黎小子,话不可这样说,术业有专攻,咱们大夏不同的兵种之间同样也是如此。”

沉稳的回应声落下之后,钟黎战面前面容俊秀,与老北安王和江越皆有着七分相似的天门侯江清露出一个淡淡笑容,可见其对如今北方军的精气神颇为满意,随后其嘴唇微张,继续开口道:

“蛮荒军擅长复杂地形作战,例如丛林,而我北方军则是雪原冲锋的一把好手,如果将两军对垒之地放在密林之中,便换成北方军撑不了三日,你方才所说的法修军,在密林之间的作用并不大。”

“但是北方军军士修为的快速增长可是实实在在的,在下观下方大部分军士甚至即将完成引起入体,直接踏入了虚境,这速度甚至连那些天赋尚佳的宗门弟子都难以望其项背,其余几支上军更是眼红的很,甚至连我都想禀告陛下,将蛮荒军轮换到此地,好好操练一番。”

钟黎战开口言语的表情,带着十足的认真之色,随后其面前的江清脸上的笑容更甚,伸出手朝着下方一指,淡淡的声音传出:

“你看这座冬雪要塞面积庞大,再容纳个百十万人轻而易举,只要陛下愿意,朝廷也愿意负担着堪称海量的后勤保障,我北方军可是欢迎至极。

“不过这段时间本侯一直在探究北方军军士修为增长如此快速的原由,这一方面,因为我等所在的北极之地寒冷异常,因此每一位军士不但需要时时刻刻快速运转元气抵御严寒的侵袭,而且还要不断控制着肌肉震颤来产生热量,这样一来相当于从始至终地进行着高强度的修行。”

天门侯江清说完之后,停顿了一息,拿起身旁放着的一个葫芦,摇了摇,继续开口道:

“钟黎小子你要知道,我北方军士卒修行速度飞快的另一方面,可是陛下和朝廷海量资源在下方托底啊,北极之地条件之险恶,别说是虚境修士,就连道实境修士都难以立足,因此为了这座冬雪要塞建立,以及北方军的驻扎,大夏花费了难以想象的代价。

“不提工部最先研制的取暖和照明设备,光光本侯手中的净化和生命之水,每日消耗的量简直触目惊心,若是这样北方军的修行速度再不上来,我们直接找块坚冰撞死得了。”

天门侯江清铿锵有力的声音落下之后,其和一旁的钟黎战皆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之中,其实二人心中都很清楚,此时的大夏虽然繁荣向上,但面对这神秘未知的大敌太玄之地,依然充满了急迫之感,依然在和时间赛跑。

这是真正生死存亡的气运之战!

北极之地的景象一尘不变,而钟黎战在沉思了一会之后,好似想到了什么,缓缓开口,年轻沉稳的声音继续响起道:

“我算算日子,今日应该是大朝试放榜的日子,不知道何人能夺得咱们陛下登基之后的第一位状元魁首及第,不能亲自去神京城一观究竟,真是太可惜了。”

钟黎战的声音比之方才要轻松不少,毕竟这大朝试,无论是对大夏朝廷,还是无数进京赴考的子民而言,都是一件举国幸事,其一度是寒门出贵子的唯一途径,意义不言而喻,甚至连一向镇守北境,不问世事的江清都对其保持着关注,随后其摸着下巴,回应声淡淡而出:

“状元本侯说不准,但是工部特招的魁首,用脚趾头想就知道是那位跟随在老尚书身边的女子,毕竟咱们冬雪要塞这些神奇的装备,便是其研制而出。”

江清的话音落下之后,一旁的钟黎战刚想点头表示赞同,然而下一刹那,二人同时面色大变,猛地抬起头,虎目注视着正前方被红芒笼罩极北界城,脱口而出:

“有东西在传送!”

只见那座庞大无比的界城之上,忽然间有大量符文逐步亮起,组成了一朵巨大的传送之花,同一时间,整个冬雪要塞直接响彻起了一声震耳欲聋的号角声,无数正在巡逻的北方军军士在校卫怒吼指挥之下,快速列阵。

北极界城之上的传送符文之花来的快,消散的也快,好似由泡沫碎裂一般,刹那间便再次沉寂,随后江清和钟黎战的身影直接出现在界城之前,临空而立。

同时二人的身前,一头挥舞着翅膀的小马驹正挥舞着翅膀静静悬浮,钟黎战见状之后,面色一喜,仰天发出一声响彻天际的咆哮:

“太玄之地紧急情报,黑龙卫,怒兽军随我立刻护送其至白帝宫!”